医学新领域的开拓者
医学心理学专家鲁龙光教授
   这次节目给你播送本台(南京市广播电台)记者董庆文采访的通讯,医学新领域的开拓者——医学心理学专家鲁龙光。 }
   1986年11月中旬,南京神精病院心理科主任鲁龙光大夫,为50个强迫症病人办了集体心理疏导治疗班,给这些病人治病。鲁大夫给这些病人治病的方法很特殊,一不用药,二不用别的医疗手段,而是用亲切的话语滋润病人的心田,用科学的道理解开病人的心理疙瘩。说也奇怪,这些被强迫症折磨了多年的病人,经过鲁大夫细心地开导和谈话,有的还不到10天,心理遽然被说好了。许多病人和家属流着眼泪感谢鲁大夫为自己或亲人解除了痛苦。观众朋友听到这里也许会问,这个强迫症是一种什么毛病?而鲁大夫又是用什么治疗方法会有这么好的效果呢?好!下边就请你听我们的介绍。
对强迫症,人们可能不太了解,这里先介绍两个病例。有位老画家20多年不敢拿笔,还把衣服上所有口袋都缝起来,生怕有人把笔放进自己的口袋里。还有个病人怕灰尘怕得要命,一洗衣服就没完没了,一件衣服往往要洗8-9个小时,直到自己认为洗干净为止。他擦家具要用开水,把油漆都擦掉了还不罢休。病人的这些想法和行为在正常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,是荒唐可笑的。就是他们自己也知道是错误的,但是控制不了自己,还是要去想,要去做。而且,不分昼夜,反复不停地去想、去做。因此,病人非常痛苦。 强迫症这种病,据历史记载早在几千年前就有了。但是,长期以来,世界医学界对强迫症的治疗,仍然没有显著的成就。有的人认为这是精神分裂症,让病人长期住在精神病院,服用大量的抗精神病药。但是,没有效果。也有的认为这是一种不治之症,对它束手无策。
   令人高兴的是这种疾病终于被一名中国大夫给打破了,他就是我们开头讲到的那位南京脑科医院心理科主任鲁龙光大夫。他创造了一种心理疏导疗法,几年来已经治好了2000多名强迫症病人。鲁大夫是新中国的医科大学的毕业生。开始,他在大学里教书。有一年,他的一个学生得了强迫症,十分痛苦。又对这种病失去信心,最后投水自尽了。这件事对鲁龙光的刺激很大,他决心要攻克这个顽固的堡垒,为强迫症患者解除痛苦。通过几年的刻苦钻研和临床实践,他断然否定了对强迫症的错误诊断。认为强迫症既不是神经病也不是精神病,所有强迫症患者的神经系统都没有确切的神经性病变,他们的神智也十分的清醒。而且,强迫症患者大多数都思维敏捷,智力过人。
    那么,他们为什么会得这种病呢?鲁龙光大夫认为,强迫症病人一般都是因为长期精神紧张,处在极度的矛盾中不能自拔,久而久之大脑皮层就会产生一个爆发点,形成一个惰性兴奋灶,使人出现强迫观念和恐怖心理,使人得强迫症。并且这种惰性兴奋灶非常顽固,轻易不会消失,这就是强迫症比较难治的原因。那么,怎样才能治好强迫症呢?鲁大夫讲,强迫症实际是一种心理障碍,也可以说是心理阻塞,就是人的正常心理出现了故障。好比是一条畅流不息的小溪,被一块大石头堵住了,搬起石头小溪才会恢复流畅。而要治好强迫症,就要像疏通河道那样,排除病人心理上的故障。于是,他刻苦地研究祖国的传统医术,又灵活地运用现代先进科学技术。比如控制论、信息论、系统论等。经过大量的临床实践和社会调查,终于首创了心理疏导疗法。心理疏导疗法就是大夫用亲切的话语,针对病人的具体症状,想方设法解开他们心理上的疙瘩,疙瘩一旦解开,病也就好了。
    前面提到的那位老画家,鲁大夫用这种方法给他治疗了三次,病也就痊愈了。他拿着画具高高兴兴地到无锡、苏州去写生,并且把他病好后画的第一幅画送给了鲁大夫。有一位农民手术以后,出现了心理变态,不吃、不喝、不睡,在精神病院住了近两年的时间,病情越来越重,1.78米的大个子瘦成50斤。鲁大夫通过诊断认为他得的是强迫症,通过几次治疗,病就痊愈了。能吃、能喝、能睡。他激动地哭了,逢人就说:“鲁大夫救了我的命。”
     鲁龙光大夫用心理疏导疗法治好了强迫症,人们惊喜相告,求治的病人纷至沓来。这下可忙坏了鲁大夫。他一个人哪能看得过来数以千计的病人,于是他决定把个别治疗改成集体治疗。去年11月,他为50个病人举办心理疏导治疗班。白天他给病人集体上课,反复地详细地向病者讲解强迫病因、病根,病的本质和战胜它的办法。他告诉病人,强迫症的症状虽然五花八门,千奇百怪,但是集中到一点就是一个"怕"字。这种怕有两个特性:
第一,病人一切怕的东西都是虚的、假的、空的,实际并不存在。
第二,这种怕有欺软怕硬的特点。你强它就弱,你进它就退。反过来,你退他就纠缠你,你逃它就紧紧地盯住你,使你走投无路,频临绝境。
    鲁大夫鼓励病人要树立起战胜疾病的信心,要做一个精神上的强者。对于虚假空的东西,实际上不存在的东西,欺软怕硬的东西,采取不追不理的态度,要敢于顶硬,甚至和它对着干,从怕中解脱出来。鲁大夫不厌其烦地、深入浅出地讲述着。他的喉咙充血了,声音沙哑,他还是和颜悦色地、苦口婆心地给病人讲述着。 晚上,鲁大夫除了给病人进行个别辅导以外,还要阅读病人们写的《反馈材料》,直到深夜,凌晨3点他又来到办公室备课,以便能对病人的反馈情况,进行讲解、疏导。     鲁大夫把为病人解除痛苦看做是最大的满足。他虽然这样疲劳,又年近花甲,但他始终精力充沛热情洋溢,为强迫症病人恢复健康而忙碌着。50名强迫症病人的情绪一天比一天好转。
【病例1】有一位50多岁的老厂长,据说工作很有经验,做出了不少的成绩。但是,他怕上海怕得不得了,不能亲自说上海两个字,也不敢看上海两个字,对上海的产品更是怕得出奇,心里非常痛苦。他听鲁大夫讲课到了第7天,心理豁然开朗,当天就买了上海生产的毛巾、香皂和牙膏等产品,强迫症状全部消失了。他流着眼泪提前和鲁大夫告别,赶回他的工厂去了。
病例2】另一个典型的病例是新闻单位的病人。他发病严重时不敢拿笔写字,签个名也要左看右看地不放心,真怕写错了字。后来,又派生出怕脏的症状,生怕自己的脸没洗干净会妨碍眼睛看字,于是没完没了地洗脸。他痛苦得难以忍受,甚至失去了生活的信心。后来,他抱着试试看的态度,来到了南京请鲁龙光大夫治疗,成了第一批集体疏导治疗班的成员。开始,他的情绪很低沉。但是,当他听了三天课以后,情绪开始发生突变,他觉得鲁大夫讲的处处在理,他明白了自己的担心害怕完全是虚假空的,脸没有洗干净怎么会妨碍眼睛看字啊?这两者在逻辑和事实上都是不相通的,根本就用不着担心。 他又接受了鲁大夫的指点,注意改正个性缺陷,使自己的个性变得乐观开朗,轻松灵活起来。现在,他的情绪稳定,病已经好了。
    鲁龙光大夫首创的心理疏导疗法,已经全国有关专家评审通过,决定在全国推广。鲁龙光大夫正在把心理疏导疗法编写成书,已经由上海科技出版社出版,这本书既有理论基础,又有实用价值。病人与家属看了可以做自我治疗。
个别心理疏导治疗与集体治疗的实况照片

鲁教授给患者分析“怕”字的本质

鲁教授用真实的病例启发大家

鲁教授向病员介绍“三自一转移”的康复经验

鲁教授用模型来给病员讲解大脑的功能

病员终于打开了心窍,取得了优化。
改造性格是一个长期的过程
   我们克服“怕”字一定要快刀斩乱麻。这不能犹豫,你一犹豫,我告诉你,你要是软一软,它就会硬一硬,所以你过不了这一关(提示:狭路相逢勇者胜!)。所以,你就要拿出这种精神,好多同志已经拿出来了,这一点已经入门了,入门到院子里去还有一段距离。 我们说改造个性就不是快刀斩乱麻的事情了,假若我的个性不好,有缺陷,缺陷在什么地方?我现在认识到了,这个虚荣心对我怎么怎么个情况,我从现在起就完全改了。
    今天改了,明天呢?后天呢?再过10年以后呢?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。我们的李老70几岁了,他不改变性格行吗?他不改变性格老早也到马克思那里去了,不是嘛!就靠他那几种病来讲啊,就差不多了。现在,他整天精神抖擞,不亚于我嘛。他越活越年轻,这说明了什么问题呢?所以,改造性格是一个长期的过程,与克服怕字是截然不同的。因为什么?怕字是一个树干,是从根部派生出来的,即不良个性导致出怕字,所以我们要抓住这个方法,在树根——个性,坚持长期的改造个性缺陷,不断提高综合素质。
025-83724552
七星心理
版权所有